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

油画世界  ArtYouhua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
Self-Portrait,1804
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

法国, (1780-1867)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1780年8月29日-1867年1月14日),出生于法国蒙托邦(Montauban),新古典主义画家、美学理论家和教育家。

—— By ArtYouhua

作品欣赏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2
浴女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是法国历史画、人像画及风俗画家,反对浪漫主义,被视为是德拉克洛瓦(Delacroix)的概念对立者,乃至于对抗浪漫主义的新古典主义的先锋。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4
1807年/浴女半身像

安格尔善於把握古典艺术的造型美,他的作画风格简炼而单纯,每幅画都力求做到构图严谨、色彩单纯、形象典雅。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6
1858年/百合圣母

他追求一种纯洁而淡雅的美感,并以希腊的古典艺术和拉斐尔的作品为他心目中最高的理想。他的风格很少改变,极力追求的,是犀利精确的图像、蜿蜒的曲线;而他那刻意经营的画法,特别显示出他高超的描绘能力。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8
1853年/布罗格利公主

他从事艺术教学,因而更重视美学,强调线条甚于色彩。他的画表现出多种风格且具多种影响力。主要的作品包括用古典主义的手法来描写希腊及古罗马的风景,和传统的拉斐尔式宗教画,也有以法国中世纪的歷史及异国中东为主题的风俗画。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10
浴女(The Bather)
1808年,油彩·画布,146×97公分,法国巴黎,卢浮宫

画中的人物背向观众,头稍向旁倾,坐在一堆松软的床被上,我们在幔帐后面瞥见了她,就彷彿我们是无意中看到的,她那姿势完全令人神往。人物沐浴在自上面往下射入的一道金色光线之下,主要照射在她的脖颈和左肩上,身体的其余部分则沉浸在半明半暗的光线之中。在臂上缠绕的浴巾把裸女的体形和肤色与浴中本身和洁净衣物的、调子的白色“联系”在一起。该画有引起人们浮想联翩的非常力量。她背向我们,使之具有神祕的气氛,彷彿是请我们从她身边转过去,以便一睹她的芳容;另一方面则在于形式和光线以及线条和色彩都依照意大利文艺復兴时期画家的笔法所实现的美妙之综合。

而其构图堪称楷模:左面,棕绿色的厚厚慢帐构成垂直的平面,然后是透明的空间,这裸体的女人就“沉浸”在这空间当中,她不凡的力量,在于人物的姿势,在光线裡,而光线又冲淡了色彩,却把全部分量都放到她卧榻上的那一堆柔软洁白的床被上去,从而使人产生肉感的遐想,人物则又以那缠绕在左臂上的布结紧紧地与卧榻联系在一起(这种媒介手法,我们在《大宫女》中也可以看到,大宫女是与她右手所握的慢帐联接在一起的)。人们曾指出,画中在解剖学方面有少许“错误”,右腿根本不是写实主义的:即以那样的角度和坐姿,右腿不应该那麼长。但是,这些缺陷却和谐地延长了身体的腕蜒曲线,光线背部线条更加突出,从而使这个浴女沉浸在炽热诱人的气氛之中。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12
大宫女(The Grand Odalisque)
1814年,油彩·画布,91×162公分,法国巴黎,卢浮宫

从这幅名画中,人们首先注意到的是人体的比例,人体的背脊、双臂和大腿都比实际要长。这种人为的夸张手法是有效的,因为观赏者立即被这个非同一般的宫女的体形和色彩所吸引住了,她斜卧在锦罗被褥当中,右手提起背景上的慢帐,彷彿要使自己的“姿色”浸透整个空间。

安格尔原打算“临摹”拉斐尔的作品,他打算再现拉斐尔那种“超凡入圣”的完美性;而实际上,他则使比例和传统服从於他个人的看法和画法。然而,《大宫女》这幅画却遭到很大的冷落,学术界的评论一概持否定的态度,这可用克莱特里如下的一句话夹加以概括:“他的宫女多出三块脊椎骨。”

安格尔为什麼把他的裸体比例弄得这么长呢?他正是要把这个裸体放到那把她整个包拢起来的长长整体曲线中,引导她作出瘫软放松的姿态,以求使裸体具有那种柔弱无力的“东方”性感,从而勾画出她的特征,而不需要画出诸如缠头巾、驱蝇扇、烟袋等东西。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14
路易·伯坦像(Louis-Francois Bertin)
1832年,油彩·画布,116×95公分,法国巴黎,卢浮宫

这是安格尔最著名的画像之一。这幅画像比任何其他画像都更优秀地表现出这位艺术家对七月王朝和第二帝国期间法国统治阶层的清晰理解。

该画所绘的是一位实业家,《辩论报》的创办人和社长,他几乎是正面坐在扶手椅,双手搁在膝盖上。这幅画像由于构图的简单严谨、人物姿态的稳重大方及这位艺术家所具有的非凡的心理洞察力,绘出了令人赞叹的人物形象。其形象被纳入一个金字塔式的结构当中,占去画面的大半篇幅,画面的其余部分则淹没在深暗的背景之内,背景的右侧是明亮的(它那黄褐色的色调与衣服的顏色十分谐调),彷彿是要进一步增加形体的分量。

人物并没有倚着扶手的靠背,而是略向前探着身子,气势夺人,粗大的胳膊支撑在膝盖上,稳稳当当地坐着,威信自重,坚韧不拔的样子。他以一种宛如挑战的自信神情,把面孔转向观众,而由于目光的犀利,嘴角的皱纹、略显蓬乱的头发,也就使得他那自信的神情更加突出了。

每个细节都是用写实手法和几近超现实主义的忠实性绘出的:如从扶手椅的扶手上的反射出的光線到搁在膝盖上的双手。

从此画中可以看出安格尔在棕褐色色调谐调上所下的功夫。在棕褐色色调的衬托下,衬衫的白色、头发的银灰色、面容的色调以及背景上有光亮的那一部分的暖色,都更加抢眼而引人注意。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16
泉(The Source)
1856年,油彩·画布,163×80公分,法国巴黎,奥塞美术馆

《泉》是安格尔的得意之作。画中年轻的裸女拿着壶罐让水倒了出来,美丽柔缓的身体曲线使她的肌肉看起来更具魅力。这幅画早在1830年安格尔在佛罗伦萨期间就开始创作,事隔26年,当他已是76岁高龄时才终於完成。画家在画中将色彩运用得非常柔和而富於变化,表现出清高绝俗和庄严肃穆的美。

安格尔在这幅画中把女性人体的美和古典美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出色地表现了少女的天真的青春活力,因此被认为是西洋美术史上描写女性人体的最优秀作品之一。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18
静坐的墨瓦特雪夫人(Madame Moitessier Seated)
1856年,油彩·画布,120×92公分,英国伦敦,国家画廊

《静坐的墨瓦特雪夫人》是安格尔晚年成就最高的杰作之一。如果说《路易.伯坦像》一画象征了七月王政,那么这幅画作则诉说第二帝国的物富民丰。墨瓦特雪夫人是一位财富万买的烟草商夫人,社交界的名人。安格尔自己曾经描述她有一袭令人为之一震的美丽头髮,一双灵巧的双眼,以及顾盼生姿的神彩。

这件作品从1844年订制起,花了12年的时间才完成。在作画过程中,留下众多习作素描,其中有的并不是安格尔所画,由此可知他的弟子们曾协助这幅肖像画的制作。

画中呈现纹路华丽的丝缎礼服、硕大的宝石、绸缎织作的沙发、东洋风的瓷瓶、镶金的镜缘、墨瓦特雪夫人丰润的肩膀以及福态的手腕等等,虽然这种种景象多在夸耀第二帝国时期的富庶,但是也超越了物化的世俗,其中蕴生出寂静、崇高的空间。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20
土耳其浴室(The Turkish Bath)
1862年,油彩·画布,直径108公分,法国巴黎,卢浮宫

土耳其浴室是安格尔长年使用的主题。曾有一位英国驻奥斯曼帝国的大使夫人马利·沃特列·蒙特裘(Mary Wortley Montague)描述土耳其皇宫浴室内的景象:“有200个女人……沙发覆盖着靠垫及豪华的绒毡,妇女们以极自然的姿势坐着,既无淫荡的笑声亦无淫乱的举止。”

安格尔根据这个描述构思土耳其浴的主题,于1860年开始着手画这件作品,并于1863年,即安格尔84岁时完成。从画中的几个人像是取材自画家以前的几幅作品来看,这幅画是安格尔曾经处理过的几次的画题、内容、问题的总结。这幅画完成之后被视为是他的最纯粹的杰作,他将其漫长的艺术生活有意识地表现于作品之中,却丝毫无损于灵感的新鲜性。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22
1799年/任第一执政官时的拿破仑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24
1801年/阿加门侬的使节(此画荣膺罗马大奖)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26
1805年/维纳斯为狄俄墨得斯所伤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28
1805年/约瑟夫·维亚勒茨·德·莫塔里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30
1808年/俄狄浦斯与斯芬克斯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32
1808年/拿破仑在艾牢战场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34
1811年/朱庇特和泰提斯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36
1812年/图尔农女伯爵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38
1813年/奥西恩之梦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40
1813年/拉斐尔和红衣主教的侄女比比恩纳的订婚仪式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42
1814年/皇后卡洛琳·缪拉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44
1814年/教皇皮乌斯七世在西斯廷礼拜堂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46
1814年/拉斐尔和弗娜里娜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48
1817年/亨利五世与孩子们玩耍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50
1818年/达芬奇之死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52
1819年/保罗和弗朗西斯卡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54
1819年/洛哲营救安吉莉卡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56
1820年/基督将天堂钥匙交给圣彼得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58
1823年/勒布朗夫人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60
1824年/路易十三的誓言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62
1826年/玛丽·马尔科特夫人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64
1827年/荷马的礼赞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66
1834年/圣徒殉道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68
1840年/安条克与斯特拉托尼丝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70
1866年/安条克与斯特拉托尼丝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72
1840年/土尔其宫女与女奴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74
1842年/土尔其宫女与女奴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76
1841年/主持的圣母玛利亚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78
The Virgin Adoring the Host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80
1842年/凯鲁比尼与抒情诗缪斯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82
1845年/奥松维尔伯爵夫人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84
1848年/贝蒂·罗斯查尔德男爵夫人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86
1848年/维纳斯-爱与美的女神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88
1848年/维纳斯的诞生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90
1851年/站立的墨瓦特雪夫人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92
自画像 1807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94
Self-Portrait at the Age of 24,1804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96
1853年/拿破仑一世神化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98
1854年/查理七世加冕礼上的贞德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100
1856年/缪斯诞生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102
1860年/王座上的拿破仑一世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104
1862年/学者中间的基督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106
查理十世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108
庞库克夫人

No.40 安格尔 | 新古典主义的先锋插图110
唐·佩德罗吻亨利四世之剑

温馨提示:图片、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为学习分享,不作商用,转载请注明来源。

聚好画